镜前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镜前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事连篇之办公室闹鬼[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2:56 阅读: 来源:镜前灯厂家

裴静是位年轻的姑娘,二十来岁,在一栋写字楼内上班,每天的工作就是周而复始的处理文案,打打文件什么的,而且还经常的加班加点,每次都要忙到很晚才能回家。

这一天,她所在的部门接到领导通知,要求他们部门搬办公室,瞬时,一片怨声载道。

有同事就说:“这待得好好的怎么说搬就搬呢?真搞不懂领导是怎么想的。”

“唉,没办法,谁叫在单位里领导就是上帝呢”有同事接话道。

可抱怨归抱怨,大家还是少不了忙碌,文件桌椅啥的,能用的就搬,不能用的就扔,总之是大件小件一通乱扔,忙碌了半天,总算是弄完了。

做了半天的苦力把裴静累得够呛,正当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准备回家时,突然想起来主任布置给她的文案还没做呢,已经拖了将近一周了,偏偏在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裴静心里叫苦不迭,没办法,看来今晚要加班了。

简单的填饱肚子后,裴静立马回到新办公室,加班加点的写文案。

人一忙起来,就没有时间概念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裴静忽觉得办公室内有点冷,好像温度突然下降了一般。

她抬头看了看桌上的表,快十二点了,难怪有些冷,深夜温度下降变冷,这是常有的事,何况还时值初秋,她也没在意,继续埋头苦干。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风吹来,打乱了她搞弄好的文案,她顿时火起,赶忙去收拾。

收拾完了,她心中恼怒,窗户没关好嘛?刚好她已经弄完了所有的文案,有时间去一探究竟。

她这一站起来才发现,偌大的办公室内,就只有她的办公桌上亮着灯,四周还是黑漆漆的,于是,她借着这昏暗的灯光摸索着去门口开关那开灯。

她缓步行走着,“呀!”她吓了一跳,不知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蹲下身来,仔细看去,原来是一张椅子,是谁把椅子放在了通道中央,裴静用手揉着被碰痛的腿,便是一阵抱怨。

将那椅子回归原处,她继续往门口走去,终于,到了门口,她按下了开关,然而,灯没有亮,又试了一下,灯还是没有亮。

她转头看去,她办公桌上的台灯依旧亮着,这就表明电路是正常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开关坏了,真倒霉!这个时候,也没有哪个修理师傅会来维修,何况她也不知道怎么联系。

于是,她又返回她的办公位置上,也不再去看窗户关没关严,借着微弱的灯光和暗淡的月光,简单的扫视了一眼,窗户是关着的,但这是哪来的风啊!

她也没去多想,只当是可能有扇窗户没关,刚好被突如其来的一阵风给带上了,对,一定是这样的。

已经十二点多了,时间已经太晚了,今晚看来是不用回去了,就在新办公室里将就一晚吧。

裴静环顾了下四周,发现靠里的位置上有张沙发,还挺新,估计是别人没来得及搬走的。

由于忙活了一天,裴静早已是筋疲力尽,躺倒在沙发上很快便睡着了。

今夜好像格外的冷,她又衣着单薄,很快被冻醒了,怎么也睡不着了。

于是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御寒的衣物,结果在一堆杂物里翻到一件红色的女式外套,看样子还不算旧,顾不了这么多了,赶忙披上,躺下便睡。

没一会便睡着了,过了没多久,一阵刺骨的寒意将裴静从梦中惊醒,裴静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披在身上的衣服不小心滑落到地上了。

裴静抹了抹睡觉时留下的口水,捡起衣服,为了防止衣服再次滑落,她特意将衣服穿在身上,裹了裹衣服,躺下继续睡。

才睡下没多久,裴静突然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一个女人的哭声,那是个年轻的女人,穿着红色的衣服。

“呜呜呜……呜呜呜……你还我衣服来”那哭声甚是凄惨,虽在梦中,裴静却也感受颇深,那哭声直渗得她头皮发麻,整个人浑身冰凉。

接着,那女人,应该说是那女鬼,因为她披散着头发,看不到面容,并且她飘了过来。

就在此时,她露出了那惨白狰狞的面孔,红的发紫的嘴唇,睁的陡大的眼珠,口中直喊着:“还我衣服……还我衣服……”

>>

裴静心头大骇,她颤抖的喊着:“我……我几时穿过你的……衣服……”

然而,那女鬼充耳不闻,她的嘴中竟然伸出了紫黑的舌头,那舌头渐渐的变长,向着她的脖颈缠来。

裴静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瘫坐在沙发上,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不停的喘着粗气。

“这个梦做得,可吓死我了”裴静自言自语的说着。

一看表,刚刚凌晨两点钟,离上班还早着呢,就在她准备躺下接着睡时,突然发现自己原本穿在身上的衣服,竟然掉在离自己几步远的地方!

联想到刚才做的梦,裴静不由得头皮一阵发麻,她突然想起了这幢写字楼内曾死过人,那是自杀,死状极为凄惨,好像是上吊而死的。

难道真的有鬼,想到这,裴静浑身一个激灵,拿起手机钱包便要离开,就在此时 ,突然,她办公桌上仅有的那点微光突然熄灭了,整个办公室内顿时彻底黑了下来。

裴静内心咯噔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她突然想起之前出现过的怪风,还有怎么也打不开的灯,难道…………

她不敢再想了,裴静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我得赶紧走,然而就在她抬脚准备离开的时候。

“吱呀……”那是门开的声音,门开了,但裴静并没有听到脚步的声音,没有人进来,那会是什么,她突然想到了刚刚做过的梦,她不由的浑身一个激灵,心脏都悬到了嗓子眼。

接着,“咣”门又猛的被关上了,裴静的心随之猛烈的撞击了一下,她赶忙用手掩住了嘴,因为她差点尖叫出声,万一她失声尖叫将那东西招引过来,那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她缓缓的俯下了身子,秉着呼吸,躲在了桌底一角,因为就在刚刚,她好似听到了一些动静。

“滋……滋……”那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磨地板一样,非常刺耳,听在裴静的耳朵里,让她感到心中发毛,那声音愈来愈进了,裴静紧张到了顶点,双手紧捂着口鼻,就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那东西已经到了近前,声音消失了,它好像停了下来,裴静更加害怕了,她不敢呼吸,整个人一动不动,脸色惨白惨白的。

那东西好似在寻找她,因为她听到那东西浓重的鼻息声,过了一会儿,好像它因为没发现裴静有些恼火,拿起书桌上的文案乱扔,刚好有些砸到了她的身上,尽管很疼,可她不敢出声,甚至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终于,对方发泄完毕,生气的走开了,渐渐的远了,裴静这才得已呼吸一下空气,但她不敢剧烈呼吸,因为那东西并未离开。

经过这一折腾,裴静也不像刚才那样害怕了,她突然的想看看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作怪,她感觉那不像是她梦里出现过的女鬼。

于是,她缓缓的爬出桌底,探出头看向那远处的身影,她看到那个身影在原地静止不动,看上去很模糊,只能看出大体轮廓,是个人,那是背对着她站着的,但分不出男女。

时间一分一秒而过,那个身影竟然一直屹立在那,一动不动,裴静很是着急,额头已满是冷汗。

“他究竟在干什么,是不是睡着了”裴静暗自猜测着,这个地方她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只想逃出去,可是那个身影所在的地方,正好是接近通往门口的位置。

“怎么办……也许他真的睡着了,冲过去,不……万一那是个陷阱,我不正好进入圈套了嘛?对,等到天亮就好了……可是……”裴静内心天人交战,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最终,她索性心下一横:“出去,这个地方我是一秒也待不下去了。”

她缓慢无比的爬动着,不敢发出一丝声响,慢慢的向着门口挪去,直到离那身影不足一丈时,她缓缓的站起,接着她拔足狂奔。

就在经过那身影近前时,她不自觉的转头看向那个人,她这才发现,那竟然是经常放在一楼大厅门口的一个模特。

她看清了这一切,身子便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随即暗呼一口气,这模特怎么会跑到这里了,难道……

就在此时,突然,一只手出现在她的肩头拍了她一下,她心中为之一颤,转头看去。

>>

她看到一只面容扭曲的,脸色泛白的脸。

“好了,别装鬼吓唬我了,我知道是你,萧雯”裴静认出了那人,这正是裴静最要好的同事,也是她的死党—萧雯。

“你……你是怎么看出是我来的”知道奸计被揭破,萧雯只好恢复了原貌问道。

裴静随即气愤的说:“这三更半夜的,你不在家睡觉,就为跑来吓我嘛?哼”说着,裴静脸皮鼓鼓的,她真的很生气。

萧雯好像看出裴静脸色不对,赶忙歉意的说道:“好了,都是我不对,我们这就出去吃宵夜,帮你压压惊,好吗?”

听到请吃饭,裴静转而笑着说:“看你挺有诚意的,我也就勉强答应你了吧!”

“好啊!你诈我”

“呵呵,你让我受到惊吓,不给你点惩罚怎么能行,不过,都这个时候了,你跑来干嘛?”裴静疑惑的问道。

“哦,是这样的,今天晚上是我一表妹生日,下班后,我也没回家,就跟着她和她那些朋友去吃饭了,吃完饭又跑去KTV唱歌来着,一直唱到不早才散,就在我回家的时候,我才发现忘带钥匙了,我想来想去才想起忘在办公桌上了,你也知道我家离公司不远,我就跑来取钥匙了。”说到这她顿了一下又说道:“当我来的时候,我在外面看到办公室里亮着光,你说过加班的,我猜那一定是你,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萌生一个想法,就是想吓唬你一下,所以……”

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始末,裴静这才暗呼一口气,兴许那突然跑到地上的衣服,也是萧雯搞的鬼。

就在此时,萧雯突然手指着裴静身后不远处说道:“你是谁啊!穿个红衣服就想出来吓人吗?真老套。”

裴静心下一惊,随即转身看去,披散的长发,陡大的眼睛,尤其是那身红色的衣服异常的鲜艳,那赫然是曾在她梦里出现过的女鬼…………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