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前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镜前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面临大停电阴影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6 16:40:57 阅读: 来源:镜前灯厂家

中国面临“大停电”阴影,

进入21世纪,全球性大停电阴影来袭,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大规模修建的电网普遍面临设备老化、维护成本高昂的问题。中国亦然。而中国是否能解决这一问题,需看下一步电网改革。

这个夏天才刚开始,中国已到处 停电 。

7月中旬杭州和宁波将迎来第一次大规模联合停电演习,而此前的短短半个月,陕西、江西、上海的此类演练都已先后完成。

怎么会有人批评这是劳民伤财呢? 正在饱受停电之苦的黄存龙评论道。黄是一家装修公司的经理,他最近在北京郊区刚开盘的太玉园小区一口气接下了十几处装修工程。之前很多人对停电演习颇有非议,但黄丝毫不认同这种观点。因为在他现在接下工程的太玉园小区,从6月30日开始的频繁停电让他损失惨重:一个星期就停了两整天,延误工期不说,连正常生活都无法保障——由于没有任何应急措施,加之停电后引发停水等连锁反应,他和整个小区的居民都苦不堪言。

7月1日起,中国正式进入迎峰度夏关键期,各电业局都进入战备状态。

脆弱的电网

停电风险其实随时都在,一场大雨、一个人触电,甚至是一粒鸟粪都可能造成停电事故。没有造成大停电是因为我们果断地切断了电网间的联系。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统计信息部主任薛静说,中国是最不可能发生 大停电 的地方, 电网就像我们的血管一样,一旦出现破损,很可能殃及全身,甚至伤及性命,而对于电网来说,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所以中国采用的是全国调度中心统一调配,一旦发现异常,系统会在一秒钟之内切断事故地区与外界的联系。

2006年的河南大停电就差一点波及北京,正是 瞬间切断 最大限度地降低了损失。

现在电网公司的压力越来越大,所有的设备都是超极限运行 。刚刚过去的一个月,仅广州就刷新了17次用电纪录。当地的发电厂和电业局负责人都是24小时随时待命。薛静说: 过去最突出的问题是电源建设不够,现在则是电网发展滞后。

事实上,在全国各地,滞后的电网建设导致的设备选型不合理、产品质量不达标等问题比比皆是。这又进一步加剧了各个地方电网公司的维护成本。在乌鲁木齐等地,为了保证各种大型活动的 保电 工作,电业局只好对陈旧设备进行24小时坚守制度,以期在事故发生时随时进行维修。

电网的发展滞后,也同样造成了有电用不上的情况。以湖北恩施为例,由于外送通道不畅,输电能力不足,湖北恩施电力外送遭遇 卡口 。恩施州已建成输送能力达50万千瓦的两条连接宜昌的输电通道,但只有一条通过小雁溪-葛洲坝葛雁线一回220千伏线路与湖北主网连接,最大输出负荷为20万千瓦,其余的电力输送均在三峡一带卡口,无法输送到华中电网。

但即使全国电网实现大联网,解决了有电用不上的情况,也仍然会在另一方面加剧脆弱电网的负担。

之前,为缓解电力供应紧张、尤其是东部沿海省市电力严重短缺的局面, 西电东送、南北互供、全国联网 成了电网建设的重中之重。尤其在前三年,我国电力工业遭遇 电荒 ,更是加快了全国联网建设的速度和投资的力度。2005年7月,华北电网、西北电网相继通过河南电网,与华中电网联为一体。中国由此形成了一个跨越14个省自治区、市、装机容量1.4亿千瓦、南北距离4600公里的超大规模的交流同步电网,成为世界第一大电网。

然而,这也使得大面积发生停电事故成为可能。由于我国处于全国联网的初期,联网要经过一个由弱联系到强联系的过程,交流弱联系统的安全稳定问题十分突出,在某些运行方式下存在诱发低频振荡的可能性。2007年6月27日国家电监会公布《2006年电力安全监管报告》显示,全国跨区联网日益紧密,局部故障有可能引发更大范围和全局性的电网事故,存在大面积停电的风险。

在2007年6月23日上海举行的大规模停电演习中,所模拟的停电情况之一,就是上海地区受突发飑线风灾害天气影响,江苏至上海500kv线路故障引发三峡至上海、葛洲坝至上海直流换相失败相继跳闸。而在2006年7月,在河南已经出现了因为高压电跳闸而出现大断电情况,停电波及郑州、洛阳、三门峡、开封、济源5个市。

资金!资金!

维护改造现有电网,成为了重要工作。

不过,当电网企业开始维护改造现有电网时,资金成为了头号难题。

在电力改革之前,电网维护和改造就不是很受重视。曾任乌鲁木齐电业局营销公司经理的孙伟解释说: 资金主要流向发电企业,对供电主网比较轻视,而对于配电网络更是无人问津。

数据显示, 八五 期间电网建设投资仅占电力投资的13.7%, 九五 期间增加到37.3%, 十五 期间电网建设投资比重不会超过35%。但世界上许多国家的电网建设投资一般要占电力投资50%-55%,有的发达国家甚至是69%。直到今天,东北一些地方仍然还在使用解放前的输变电设备。

这种现象在电力改革之后似乎并没有得到改变。

电力改革之后,发电领域逐渐实现了市场化运作,各路资本纷纷注入,见效很快,但受制于安全生产统一调配的需要,电网建设的投资一直没有放开,只靠一家公司之力应对如此庞大的市场需求当然力不从心。 薛静说。

电网公司内部人员在解释电网公司无法维护改造现有电网时,则将原因归结为电网公司高负债低利润的运行状况。

在乌鲁木齐,受困于资金困难等问题,电业局不得不将欠费大户们告上法庭,此事在自治区政府的高度关注下才得以变通,孙伟告诉《财经时报》: 欠缴电费问题在自治区政府多次出面干预和协调下,欠费总额由2003年的2亿多元减少到目前的一亿多,不过剩下的这些电费主要来自破产企业,已经基本成了死账。

孙伟说,这种现象在全国各地都存在:企业是用电大户,也是欠费大户。在乌鲁木齐的欠费企业名单中,第二钢铁厂欠费2000万、七一纺织厂欠费1040万、第九运输公司欠费200万 而这些企业欠费历时数年之后,多数已不再存在。

孙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假设每度电0.1元毛利的话,其中7分多支付给发电厂,电网公司只能得到2分左右。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有关负责人表示,近两年全国销售电价平均每千瓦时提高2.5分钱,按照年发电量21800亿千瓦时计算,一年可增收545亿元,而这部分增收主要是为了解决煤炭价格上涨、征收大中型水库后期扶持基金和可再生能源附加等问题, 没有一分钱用于提高供电局的电网建设和维护,甘霖没有洒到我们身上 。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刘振亚说。

2006年,用于新建电网的投入高达2105.75亿元。对于飞速增长的电网需求,各地电网公司只能不断提高贷款额度。高达70%到80%的负债率将大部分电网企业的利润吞噬殆尽。2006年,国家电网的资产负债率为60.43%,南方电网的为60.60%。两家公司的净资产盈利率都约为1.5%左右,远比电信、石油等其他行业低。

此外,电网企业管理中的 跑冒滴漏 也使得企业本来不多的利润流失殆尽。近几年,国家审计局在审计中屡屡发现电网企业最重要的收入来源——电费——大量流失。

另外,电网公司还背负着本不属于企业的任务。比如各地电网公司常常被视为直接服务于客户的 窗口行业 ,而被当地政府要求提供更多服务:以乌鲁木齐的电网企业为例,在背负巨额债务的情况下,他们还是投资1500万元兴建了一套 数字营销服务平台 。

电网深度改革尚待破冰

事实上,按照电力体制改革所预期的目标,电网企业在通过一系列改革之后,应该能摆脱传统国企的种种弊端,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并在市场竞争中担负起电网建设和维护的责任。

但已经进行的改革并未实现之前所定下的目标。

按照预期,电力体制改革的主要任务是:实行厂网分开,重组发电和电网企业;实行竞价上网,建立电力市场运行规则和政府监管体制,初步建立竞争、开放的区域电力市场,实行新的电价机制等等。

但随后的改革进程有些脱离了轨道, 国家电监会信息中心统计分析处处长、资深电力专家杨名舟认为,厂网分离其实没有真正实现。由于改革不到位,如今全国绝大部分中央国有电网资产集中在一家公司。 这样一来,直接的结果是发电、输电、配电、售电等环节仍集于一体,厂网不分,垄断依然存在。 因而,从原国家电力公司 裂变 而来的国家电网公司,仍然没有摆脱其原有垄断和行政主导的行为模式。

这恰恰直接导致了电网企业的高负债低利润。

杨名舟直言: 中国的电力改革基本上不成功。近2万亿元的电力资产,占国有资产总量的1/4,在全国电价普遍上涨的情况下,每年只有200多亿元的微薄利润,1%的资金回报率甚至低于银行贷款利率,与发达国家电力工业资金回报率高达9%至11%形成了鲜明对比。 他认为,支撑电力行业飞速发展的投资85%来自国有银行贷款,一旦电力供过于求,电价下降,企业投资回报率和效益下降,无法还本息,将可能形成几千亿乃至上万亿的不良资产。

对于这一观点,薛静认为这个问题还要一分为二: 我认为现在评价电力改革失败还为时过早。现在电力改革仅仅走出了第一步,发电问题得到了基本解决,电网改革之路还在探索过程中,不过国外的失败经验也值得我们借鉴。

美英等国家在电力市场由国有改为市场化之后,利润微薄,而私有化企业为了追求利润,往往不在安全保障方面继续投入, 体制问题是美英大停电的本质原因,现在英国已经开始电力二次改革,而改革的目标就是退回国有化。

引入市场机制容易降低安全系数,而垄断经营又难以避免腐败、低效等问题。如何解决资本的话语权与安全生产之间的矛盾?处于两难之间的电力改革走到了关键时期。

现在全行业都在呼吁投资改革,而不是管理改革,也就是说,在不改变全国调度中心统一管理的情况下,允许多种资金进入电网企业,。 薛静说: 十一五期间,国家开始了配电网融资试点,以南方电网公司为例,中国人寿和国家电网公司对其股份的部分收购已经改变了其股本结构,而整体投资的改变也正在酝酿中。

但是电网的深度改革难度超乎想象: 价格要由成本来决定,但是现在输配电价格根本分不开,由于历史原因,各环节之间利益交叉严重,就好像一个妈妈的几个孩子,一起赚钱一起花,突然关起门来算账,才发现这是一笔糊涂账。 薛静的这个比喻很形象。但再难也要分,为了慎重起见,试点工作将选择在一个很小的区域内进行: 我们要找一只小麻雀来解剖,来分析,逐渐实现零售商、批发商逐层向电网购电的格局。

而无论如何,人们都在期望这种变革能驱散电网安全的魅影。

ldw-5拉力试验机

电子卧式拉力试验机分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