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前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镜前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债务上限与财政悬崖考验压顶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1:36 阅读: 来源:镜前灯厂家

“债务上限”与“财政悬崖”考验压顶

迈入2013,国际上各种财经情势,更深更广地影响着我们。2008全球金融海啸对亚洲的冲击,相信对许多人而言,会有“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困惑:为什么一个距离遥远的“雷曼债券”,却对我们造成近身的伤害?  海啸爆发至今四年多了,经过一番彻底的风暴洗礼,结果却是全球重新洗牌,命运大不同。中国大陆在海啸过后,更加提升国际竞争力与经济力;欧洲许多国家,却仍在危机边缘奋战。这一切,当然都有各自不同的源由;但无论如何,“牵一发动全身”,已是当今国际财经的写照。这是竞争激烈的时代,却也是须高度合作的时代;有幸与各位读者分享我的国际财经观点,也希望未来有机会和大家交换心得,谢谢。  2013,全球将更加紧密地相互牵动。虽然以“关关难过关关过”的方式,终究度过了惊涛骇浪的2012,但错综复杂的国际财经,不但本质上问题未解,甚至埋下更多难题,留待2013去解决。  两大难题拉锯  今年第一季的国际重头戏,当然是美国“债务上限”与“财政悬崖”的拉锯战了。美国自1962年起,就屡屡修法提高法定举债上限。但是,随着美国债务快速且大幅的增加,修法提高债限的顾虑也随之加深。  因此,以往提高债限的修法常态,首度在2011年11 月受到严重挑战。当时美国国会即使明知法案若不通过,美国将面临巨大的危机,全球金融市场更将随之翻腾;尤其美国公债当时已经破天荒地被信评公司调降评级的紧张情况下,仍要到最后一刻,才终于通过法案。而目前,债务其实已于2012年年底再度碰顶16.4万亿美元上限,但美国选择“暂不处理”,由财政部以“紧急措施”方式调度资金两个月,暂时“眼不见为净”。但是依据美国两党政策中心推算,今年2月15日,美国政府可能就已无法支付所有的账单了;此次美国国会将如何处理债限问题,当然就成了2013的重头戏。  “财政悬崖”仍待解决  其次,同样将在今年第一季持续上场的,是美国仍亟待解决的“财政悬崖”。  2013年1月1日,美国上届国会的最后一天,参众两院先后通过了对“富人加税”的修法。美国股市,甚至全球股市,都还紧接着开出红盘的庆祝行情;但过了没几天,大家就已搞清楚,紧张的“财政悬崖”问题其实还没解决,只不过也是推延到今年第一季解决罢了。  “财政悬崖”,这个在去年2月由美联储主席伯南克首创的名词,其实语意不清,很容易被误会为“财政危机”,但事实并非如此。所谓“财政悬崖”指的是“除非修法,否则美国的财政赤字很可能会‘像坠入悬崖般’大幅骤降的意思”。  这是因为今年1月1日,美国许多现行减税方案依法到期,即小布什时代推动的许多低税政策面临终结,个人和企业因此面临大幅增税的情况。这种增税情况虽不利于民间,但对降低美国的财政赤字,却当然是很有帮助的。  经历了2008的金融海啸,美国已越来越让人担心是否会成为长期性债台高筑的国家。只不过几年前,美国债务余额占GDP比率只有40%,但现在已快速冲至70%,甚至超过了欧元国家入会资格的60%门槛。如果小布什的减税政策如期终结,经济当然会受到打击,但2022年时,债务余额可望下降至61%;如果不结束,则将提高至2022年的85%至88%间,2035年的130%,甚至2050年的200%。因此,虽不宜让财政赤字“坠崖般陡降”;但某种程度的终结,让财政赤字“缓降”,却是必要的。  另外,由于2011年11月时,美国国会虽在最后关头同意了提高债限,但对于未来如何削减赤字,却未能达成共识。当时也因此决议延到2012年年底时,如果两党还是没有结论,就须启动“自动削减机制”,在未来十年削减至少1.2万亿美元的政府支出。与增税一样,政府减少开支不利于经济复苏,但对减少赤字却大有贡献。因此,上述加税及减支措施,如果原本在2013年1 月1日前没有修法改变,美国财政赤字将会像“悬崖”般陡降,但却也将使美国经济面临二次衰退的风险。  增税减支争议未了  那么,截至目前,美国的“财政悬崖”问题,解决了多少?以“减税方案是否终结”来说,2013年元旦,参众两院通过对富人加税,并决议对其他将近99% 的纳税义务人,维持小布什时代的减税措施。这个决议虽得来不易,而且也已打破共和党二十年来不对富人加税的纪录,但仅对1%的人增税,对美国已极度困窘的财政而言,实助益不大。另外,碍于对景气再度衰退的顾忌,即使增税,民主党对增税的幅度亦作出让步。  例如,奥巴马原定义“年所得25万美元以上家庭,或年所得20万美元以上之个人”为“富人”;但与共和党协商后,将标准提高至“年所得45万美元以上家庭,或40万美元以上之个人”。另外,富人税的最高所得税税率将自现行35%回复至小布什减税前的39.6%,而资本利得税则自现行15%提高至20%,亦仍较奥巴马原希望的39.6%,有相当一段距离。  最后,依据此前决议,在2012年年底时,如果两党之间无法就应该削减哪些预算达成共识,就必须“强制削减”;但显然,时间到了,这一刀却还是砍不下去。而且,现在又把时间延长到今年3月1日。在众多复杂的财经议题下,还有民主党、共和党各自的政治盘算:共和党强调必须以“削减社会福利,医疗保险等预算”,作为“提高债务上限”的前提条件;民主党则坚称不能让“财政悬崖”的减支问题,成为谈判债限的筹码。在这些纷扰不断的争议与不确定情况下,今年第一季,全球注定继续奉陪美国上演的重头戏。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