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前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镜前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假如你在路边看到自己的名字

发布时间:2021-01-21 16:20:32 阅读: 来源:镜前灯厂家

假如你在路边看到自己的名字

给熊孩子取名的时候,我翻过很多次新华字典,还有意无意从大学时候背诵过的诗词歌赋中检索过,最后选了一个自认为颇有寓意的“瀛”字,报上了户口。

哪里想到,这个笔划多达19画的字,成为影响父子感情的第一根导火索,并且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频繁被点燃,成为熊孩子反击我批评的有力武器。

刚上幼儿园那会儿,熊孩子的所有签名、署名之类,全部由家长代笔,完全没发现什么影响。到了中班大班,老师开始要求孩子们写字了,问题逐渐暴露。

戚这个姓,虽然沾了在东南沿海抗击倭寇的民族英雄戚继光的光,在百家姓中占据了响当当的一席之地,但书写起来毕竟还是颇为复杂的。当年我上小学的时候,为这个字也挨过不少批。现在熊孩子在没有任何选择余地的姓上只能忍气吞声,可在充满了无限选择余地的名上又被安插了一个19画的字,他有充足的理由认为,老爹选这个字压根就没打算让他在考试中有什么惊人的表现——等他一笔一划把自己的名字填好,他那些叫丁一、王二、马三的同学,早就完成试卷开始玩铅笔头了。

最头大的是熊孩子刚开始写字那会儿。“瀛”这个字,先是左右结构,可右边又是上中下结构,这也就罢了,最右下边又是左中右结构,熊孩子捏着铅笔,横竖勾撇点提地嘟囔着,轻轻松松就用这个字填满了一张A4纸。后来慢慢写得多了,熊孩子竟然能把这个字塞进田字格里,固然应了那句熟能生巧的俗语,但也不得不感谢他的各位老师为此付出的汗水与口舌。

现在,熊孩子对这个字几乎已经不再抱怨,甚至有时候还颇为享受了。我一个当年在烟台一起读书的大学同学,后来到上海创业成立律师事务所,不知是否出于跟我同样的考虑,他的事务所的名字中也有一个“瀛”字。熊孩子看到同学送我的台历,欣然道:“老爸,你看,这个”瀛“跟我那个”瀛“一样哎,你这个同学还真有眼光呢!”

老爹一口水差点没喷到天花板上。后来我带熊孩子去江苏宿迁玩的时候,看到有几条名字中带“瀛”字的街道,熊孩子也像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一般惊喜道:“看来这个字还是很受欢迎的嘛!”老爹心下稍感宽慰,这充分证明,作为一个物种的人类,哪怕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熊孩子,其逆来顺受的适应能力简直令人诧异。

熊孩子这种急于得到认同的心理,其实我们都经历过,当然有些时候是以某种出人意料的方式。某个周末,我还赖在床上思考人生呢,一个热爱厨艺的同事发来一张图片,我定睛一看,喜气洋洋的红底上写着硕大的几个白颜色的字:德志猪肉批发市场。如果当时不是仍然躺在床上,那我一定就直接躺到地板上了——如果有谁不知道我为何昏倒,请对比本文作者的名字与该猪肉批发市场的名字之后再来问我原因。

我不知道该夸奖这个批发市场的老板有眼光呢,还是该庆幸父母为我取的这个名字受欢迎,但我知道的是,那个发图给我的同事太让我忧伤了,因为他说:“你悄悄来我家门口卖猪肉,也不告诉兄弟一声,不够意思嘛!”

兄弟我真是百口莫辩。哥们每天深夜下了晚班,然后第二天清晨又去你家门口卖猪肉,得对这个社会有多大的仇恨,才会如此蛇精病啊!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