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前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镜前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南方的养老金拿去支援东北解燃眉之急网友炸锅了专家回应了

发布时间:2021-01-07 12:43:02 阅读: 来源:镜前灯厂家

摘要: 近年来,“养老钱够不够发放”成为了社会热议的话题。目前,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已近5万亿元,平均可满足17个月的支付。

近年来,“养老钱够不够发放”成为了社会热议的话题。

目前,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已近5万亿元,平均可满足17个月的支付。但是,在现收现付的养老金制度下,东北等部分省份已经出现了收不抵支的问题,也就是当年收缴上来的钱不够当年的发放。

人社部社保管理中心2016年的报告显示,2015年底,黑龙江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结余88亿元,余额只够一个月支付额度。

而到了2016年,这个结余数字已经为负。当年,黑龙江职工养老金的收入为890亿元,支出为1210亿元,累计结余-320亿元,结余排行全国倒数。

人社部的统计数据还显示,2016年,黑龙江的抚养比已经达到全国最低,为1.3,也就是说,在黑龙江,平均每1.3个人,就要抚养一个老人。

2016年,东北三省的养老金结余齐刷刷为负。除了黑龙江的-320亿元,辽宁的结余-254亿元,吉林则-52亿元。

更让人揪心的是,这个差额可能只会越来越大,因为东北的人口还在源源不断地流出……

针对“一些地方结余较多,一些地方钱不够花”的局面,2019年1月,在北京召开的第十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上,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前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建议,用南方多年的滚存结余调到东北救燃眉之急。

在谈到给企业减税降费时,贾康提出,光减税还不够,企业和社会层面的负担,很多是税外的。减税要有配套改革,比如“五险一金”怎么降低,个税改革暴露的如社保费用问题等,必须赶快把标准缴费率、尤其是最主要的基本养老金缴费率往下调。落实到具体,应尽快把全社会基本养老的统筹机制提升,把原来分散的至少好几十个蓄水池,合到一起以后,它的整合补给功能会马上提高,南方多年的滚存结余就可以调到东北救燃眉之急,缴费率就有下调空间。

贾康介绍,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中央政治局审批的第一项改革方案就是财政税收的配套改革,明确指出三大改革任务:预算改革、税制改革、理顺中央地方体制关系的改革。当时还有非常明确的时间表,即财税改革重点和基本的事情,到2016年要做出来。“很遗憾,在改革深水区的种种条件制约之下,到现在为止,也不能说‘三中全会’之后政治局审批通过的财税配套改革方案中重点的事情都做出来了。”

理顺财政体制方面,中央要求要塑造权责清晰、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财政制度安排。贾康表示,从财政和经济的理论视角讲,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必须优化政府和市场主体,以及公共权力主体和公民、纳税人间的分配关系。中央和地方、政府和企业、公权体系和公民,三大基本经济关系,必须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改革目标,适应现代国家治理的内在要求。

其次是税制改革。贾康强调,税制改革的重点是构建地方税体系,在实际生活中,地方近年一直关注的基层财政困难、隐性负债问题、以及所谓土地财政等问题,与地方政府的短期行为有关。

对前述问题的解决,贾康表示,基本思路可以勾画为:要从中央到地方,理顺体制的源头。最高权力机构——人民代表大会,以清晰的法规形式对行政体系授权,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得到授权以后,形成清晰的政府职能。与事权对应的,是可操作的、与预算科目可一一对接的支出责任。在操作层级上,不应能延续过去的五级框架,应该实现中央、省、市县三层框架。

最后是预算改革。贾康认为,预算改革在推进中,除进一步提高透明度,让社会各界越来越能够知道政府预算的信息所代表的政府活动的范围、方向、重点之外,在具体的管理形式上,必须攻坚克难,把三年滚动预算,从中央到地方运转起来。他表示,预算机构必须要有三年经济社会发展的预测能力,考虑三年时间段内财源和支出的各种变量、要素,以偏差较小的预测结果作为依据,才能编制出在实际生活中有意义的预测。“老百姓批评了多年的年底突击花钱等问题,这里的技术原因、管理原因,跟过去只有每一年度的预算运行计划直接相关,我们必须突破这样的局限。预算改革怎么全面计入绩效管理,这将是比较艰辛的探索过程。”

据了解,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采取现收现付制度,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比例是企业缴纳职工工资总额的20%,个别地区低于20%,近年来,在阶段性降低社保费率的要求下,企业缴费部分已阶段性降低至19%,个人缴费比例为工资总额的8%。

虽然我国一直在推进提高养老金统筹层次的工作,目前多地区已完成省级统筹,但是,一些地区的养老金资金仍旧归集在市县级,并未真正做到省一级的统收统支。2019年1月,江苏省政府公布的《进一步完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省将建立基金省级统收统支、基金缺口分级负担、各级政府责任明晰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制度。

据每日经济新闻,将养老金结余较多的地区的钱拿到不够发的地方救急,在很多年以前已经有专家提出类似建议,并在行业内引起过激烈的争议,最终因为遭遇到较大的阻力而未能真正推动,最大的问题是,这么做将会降低结余较多地区政府征收养老金的积极性。

对贾康的建议,网友们听说后议论开了:

那么,把你们交的养老金拿去给类似东北这样的地方发放,你愿意吗?

养老金够不够?

收不抵支地区的数量在不断增加

目前,养老金到底够不够发呢?

2019年1月,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表示,2018年,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近5万亿元,规模还是可观的,具备较强的支撑能力,基金结余平均可以满足17个月的支付,能够保证按时足额发放。

但是,未来养老金的收支平衡的压力将加大。2018年1月,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8~2022》显示,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每年的当期结余总额(当年度基金收入与基金支出的差)将出现先升后降的变化,从2018年的2776.6亿元一直增加到2020年的3291.2亿元,然后开始持续下降,到2022年降至2803.6亿元。但是,在不考虑财政补贴的情况下,2018年当期结余为-2561.5亿元,到2022年为-5335.8亿元。

其中,从一些省份的具体情况看,养老金的收支失衡的问题已经出现。

在2016年养老金当期收不抵支的省份数量从上一年的6个增至7个,而2014年只有3个省份收不抵支,收不抵支地区的数量在不断增加。

人社部社保管理中心编制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显示,养老金当期收不抵支的省份有7个,分别为黑龙江、辽宁、河北、吉林、内蒙古、湖北、青海。其中黑龙江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为负232亿元。

其他6个省份累计结余虽尚未穿底,但是,穿底的风险巨大。比如辽宁,2017年末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总收入1863.2亿元,总支出2207亿元,年末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仅为572.8亿元。记者查阅发现,辽宁2015年末累计结余1170.79亿元,2016年末累计结余916.7亿元,如果以此收不抵支的情况发展下去,在一两年内,辽宁的累计结余也必然会穿底。

相对而言,广东、北京等省、市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金额较大,其中仅广东的累计结存规模就达到7000多亿元。

养老金全国统筹已势在必行

为解决各省份养老金结存不平衡的问题,提高养老金统筹层次成为重要手段,2018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包括要深化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在加快省级统筹的基础上推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

实际上,作为全国统筹的第一步,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已率先建立。2018年6月,国务院向外公布了《国务院关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通知》,决定从2018年7月1日起实施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文件明确,地方上解比例从3%起步,采取人均定额的方式进行拨付,离退休人员多的省份将获得更多的调剂金。

但是,建立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并不是意味着有收支缺口的省份可以“躺着伸手要钱”,国务院明确,省级政府承担确保基本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和弥补基金缺口的主体责任。中央政府在下达中央财政补助资金和拨付中央调剂基金后,各省份养老保险基金缺口由地方政府承担。

同时,该制度对于征缴也有制度上的激励,计算上解资金采用的上解工资基数和人数,不受各地实际征缴收入的影响,各地经过努力多征缴的基金,可以留在本省份使用,体现了对扩面征缴工作到位的地方的鼓励。

贾康发文回应质疑

对于之前的言论引起的网友的质疑,贾康1月21日发文回应称,基本养老金的全社会统筹是提升其“共济”、“互济”功能的必然选择,其还有促进统一的人力资本市场培育与发展等积极意义。这个实质性改革势在必行,越拖越被动。现在做个“攻坚克难”,此其时矣!

以下为贾康回应全文:

我在第十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的发言中,提到应尽快把基本养老金的统筹机制提升到全社会层次,使南方等地滚存的养老金结余可调到东北等地救燃眉之急,同时也就可以降低缴费标准,回应企业和社会有关的“降负”诉求。据说相关的报道已引起较广泛的关注,我愿再借“头条”的窗口,对此多说几句相关的看法:

一、基本养老金的全社会统筹是提升其“共济”、“互济”功能的必然选择,全国各地至少几十个“小蓄水池”的共济功能,怎么能与全国一个“大蓄水池”的共济功能相比?过去多年间,东北辽宁等老工业基地早已出现基本养老金入不敷出的危机,但却完全无可能把南方越滚越大的结余资金调过来救急,只得依靠中央财政费九牛二虎之力去平缓危机局面,全中国的基本养老资金体系,被形容为带荒谬意味的“持米叫饥”。

二、此次个税改革带来的“矛盾暴露”之一,是足额缴纳基本养老金的企业是少数,约3/4的企业没有缴足,而现在如要求依法规缴足,则许多企业承受不了,那么亟应乘势推进“全社会统筹”的改革,在提升共济功能的同时,也降低缴费标准,使大多数企业“过得去”,也使中国这一重要的社保机制规范化程度提高起来,此举可谓功莫大焉。

三、过去对全社会统筹已说了多年,除了提升共济功能之外,其还有促进统一的人力资本市场培育与发展等积极意义。之所以迟迟不能推出,一些技术层面的顾虑,可说基本都是借口,实质是原已形成的几十万人管理缴费的“利益固化的藩篱”,如何能够冲破,属于“改革啃硬骨头”的问题。这个实质性改革势在必行,越拖越被动。现在做个“攻坚克难”,此其时矣!

重庆哪家医院看尖锐湿疣好

重庆哪家医院治疗狐臭

重庆银屑病治疗医院哪个更好

重庆植发哪家医院比较好

上海妇科医院_老年阴道炎如何治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