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前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镜前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年少轻狂的幸福时光[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7:03:51 阅读: 来源:镜前灯厂家

我从小就对学习稀里糊涂,跟头把式地读到高二,面对越来越难的课程,老师的讲课就像天书一样难懂,上课也只能用睡觉和玩手机游戏打发时间。

即便是这样,我整天过得还是空虚疲惫。与其这样浪费时光不如到社会上闯闯。我萌发了不上学的念头。可却遭到了爸妈的严厉批评,妈妈伤心地说为了供我在重点高中上学,四处打工挣钱。我懂他们的累,可他们却不了解我的苦。既然他们不同意,那我只好想办法让这个学上不成了。

那是一节美术课,美术老师姜老师很喜欢我,夸我有美术天赋。但这节课,我不想认真学了。所以在姜老师布置任务后,其他同学已拿起笔认真画的时候,我还在玩手机游戏。

“赵剑,怎么还不开始啊?”姜老师挺着大肚子慢悠悠地向我走过来。据说她已经怀孕八个月,过几天就要放假休息了。“我爱画就画,不爱画就不画。”我继续玩着手机。这句话带着火药味,旁边的同学奇怪地看着我。“那可不行,学画画可不能犯懒。把手机给我!”姜老师提高声音,严厉地说。“凭什么给你?我就不画了。”我站起身比她高出很多,低着头挑衅地看着她。姜老师被气得脸煞白,颤抖着说:“你……你把手机给我!”“赵剑,你有病吧!少说两句。”班长拉住我。我更来劲了,挣脱班长,狠狠撞在姜老师身上说:“就不给。”然后潇洒地走出教室。走到门口,听到同学喊:“姜老师,你怎么了?”我回过头,看到姜老师已经瘫倒在地上,表情痛苦地指着我说:“别、别让他走。”我心里有一点点不忍,但还是冷冷地瞪她一眼,扬长而去。

其实,这是我的“计策”,目的就是让学校开除我。我分析过很多方法,跟同学打架自己会受伤,还不一定会开除。只有跟老师发生冲突,学校才会开除我。

当然,这起蓄谋以久的课堂事件,让我如愿以偿。学校为警示其他学生,开了通报批评大会,把我开除学籍。但这个代价太大了,姜老师因为生气的刺激,肚里的孩子提早降生,只活了两天就死掉了。

当我知道竟是这样的结果,像是遭到了五雷轰顶。爸爸拿着皮带狠狠地抽我,老实善良的他没想到会生出这样的畜生。妈妈更是气得要发疯,不再跟我说话,只会流着泪说:“造孽啊!造孽!”

他们倾出积蓄买最贵最好的营养品,带我到姜老师家赔罪。姜老师不想见我,在爸妈的肯求下才让我进了屋。她病怏怏地躺在床上,旁边是空空的婴儿床。我低着头,她有气无力地说:“赵剑,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你不是那种没良心的学生。可是,这是为什么?我一直对你不错,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和孩子?”“老师,我错了。”我扑通跪在地上痛哭起来。“现在知道错了,可有什么用。你爸妈辛苦挣钱供你上学,可你有个聪明的脑瓜却不用。现在好了,你可以不用上学了。而我的孩子却……”姜老师泣不成声。“老师,你打我骂我吧!”“哼!有用吗?赵剑,你要是还听我的,就到这个学校,好好学画画吧!我无法原谅你,也不想再看到你了。”姜老师写了张纸条递过来,把头转过去。我接过纸条,那上面是一所职业高中。“老师,你好好养身体吧!”我恋恋不舍地走了。

从此我离开家,离开这个城市,到那所职高去就读。当我画烦,学累,颓废时,总会有种强烈的罪恶感,让我不能有任何松懈。

重读了一年高三,我考上了一所重点美术院校。大学毕业后,我在美术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和成绩。可姜老师说过不会原谅我,这让我的良心饱受煎熬。我得了严重的抑郁症,整天躲在自己的画室里,用各种水彩宣泄自己的心情。

有一天,我意外地接到了姜老师的电话,她约我到家里做客。她不是不愿见我吗?怎么突然来电邀请我呢?

赶最早的车回到家乡,我没回家看爸妈,直奔姜老师家。门里,有了白发的姜老师正陪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玩游戏。“这是我的孩子,可爱吧?叫叔叔。”姜老师对发愣的我说。女孩稚嫩地叫:“叔叔好!”我疑惑地看着她,如果这是姜老师的第二个孩子,也不会这么大啊!

姜老师笑着解释说,当年我把她撞倒后,孩子提早降生,但月份不足,体质很差。当时学校要开除我,姜老师和班主任商量后决定对我来个破釜沉舟,让我彻底改变学习态度,就设计了那场失去孩子的悲剧,目的就是让我能完成美术学业。听完姜老师的话,瞬间,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抱过孩子亲了又亲。“老师,我……”“赵剑,什么也别说了,我知道你一直都惦记着那事。当年,你也是个孩子啊!老师早就原谅你了。”姜老师也哽咽着说。这一句原谅你了,就如同灵丹妙药治好了我的心病。那天,我和姜老师聊了很多,讨论美术,研究画法。她最后赞赏道:“青出于蓝胜于蓝,好好干吧!”我郑重地点点头说:“谢谢老师的苦心。”

当我兴高采烈地出现在爸妈面前,他们吃惊地看着我:“剑,你怎么回来了?”妈妈流着泪搂着我说:“儿子,你同事打电话来说你得了严重的抑郁症。把妈急坏了,你好了吗?”“我好了,姜老师原谅我了!”我兴奋地说。姜老师?爸妈互相看看,都沉默了。原来他们还不知道,我把刚才到姜老师家看到的跟爸妈详细地说了一遍。“儿子,她……”妈妈欲言又止。在我的追问下,妈妈才说出原委。

原来,姜老师的那次早产不光孩子没了,也被剥夺了做妈妈的权力。为此,丈夫和她离了婚。多年以后,她听说我因为负罪感而得了抑郁症,就给我打电话,抱来别人家的孩子演了那场戏。她说不能让一个错误再毁了另一个孩子。

我无法想象,她抱着孩子轻松说往事的心情。那晚我一宿没睡,瞪着眼睛等着天亮。天亮后,我就去找到了姜老师。

从此以后,我有了两个妈妈,两个妈妈都是我最亲最爱的人。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