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前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镜前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大宗交易平台主导之变青岛港转让大商中心顶杆

发布时间:2020-10-18 22:12:05 阅读: 来源:镜前灯厂家

经历过数次清理整顿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或再度迎来一次地方政府主导下的规范整合。

近日,青岛产权交易所挂牌公告显示,青岛港口投资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青岛港投”)有意转让手中持有的青岛港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下称“青港大商中心”)100%股权,挂牌价格1531.2万元。

经济导报记者采访了解到,此次转让的潜在受让方或为一家具有青岛地方政府背景的公司,目的是将交易平台的规格进一步提高,推动建设“立足山东、面向世界”的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平台的预期。

值得关注的是,大宗商品平台的整合行为在浙江等省份也已出现,部分省份还出现了地方政府主导下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划分业务、重新定位发展方向的情况。

“从大宗交易平台近年来的情况看,仅靠交易场所的各自为政,对行业的推动是远远不够的,地方政府对行业进行系统的规划和监管十分有必要。”10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杨春刚对导报记者表示,整合升级、做大做强或将成为各地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发展的主题。

干脆的转让

青港大商中心的前身是青岛董家口港区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2000万元。在成立之初,青岛港就对该平台的发展寄予厚望,其被定位为一个可以实现青岛港旗下码头、运输公司与矿石、煤炭等大宗货运商品有效对接的第三方电子交易平台。

彼时,青岛港投副总经理崔世魁就称,大宗商品现货电子交易平台的在线交易必将活跃,并带动港区的物流、交易,有力充实第四代物流交易港的内涵,实现青岛港由简单的装卸、运输作业,向为供需双方提供堆存、交易、物流配送、在线融资等综合配套服务转变,加快由交通运输港向物流交易型港口转变。

导报记者注意到,3年多来,青港大商中心已经推出了铁矿石、粮食、棉花等多个交易品种,并在西安等地保税区实现了签约落户,业务发展前景不错。这也令此次股权转让显得颇为突兀。

对此,导报记者致电青岛港集团新闻中心外联主管焦兰坤,其表示,资产转让为公司管理层意向,他对此事原因并不知情。不过,导报记者随后从相关知情人士处获悉,此次转让背后的潜在受让方或为地方政府背景的公司,目的是整合发展地方大宗商品交易平台。

“地方政府也要成立一个大宗商品交易平台,考虑到两个平台的交易品种、业务都会有所冲突,青岛港方面才决定转让这个中心,直接由政府主导做。”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因为从平台发展考虑,政府背景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在信誉度、实力上的优势更强,而平台发展好了也会给港口带来更多的效益,所以青岛港此次转让显得颇为干脆。

导报记者随后就此事致电青港大商中心所属的董家口经济区及青岛市方面,但均未获得回应。不过,从青港大商中心的财务数据看,该平台今年来并未给青岛港带来实际的投资收益。其财务数据显示,2014年前10个月公司实现营收仅486.67万元,净利亏损139.65万元,而2013年10月底时资产为1825.04万元,负债342.12万元。

另外,青岛港投对此次标的受让方的要求并未有过多限制,仅设定了名称中“青岛港”使用权的问题,这也给标的转让带来了更多便利。

利好交易活跃

对于上述股权转让,多数受访者认为,对青岛港及青岛市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发展均会带来利好。

“青港大商中心本身是地方清理整顿后留下的合规交易场所,是个干净的‘壳’,接手后可以迅速推进业务;而一个更大、更强的第三方交易平台,也会为青岛港吸引更多的业务、货源。这是件双赢的事情。”青岛资本界一位人士对导报记者表示。

当然,地方政府有意发展大宗商品市场,也是背后一大推力。

导报记者注意到,青岛市去年9月推出的《关于推进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规范健康发展意见》中就曾提出,将对现有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进行提升整合,同时,将加快推进“立足山东、面向世界”的综合性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平台的建设。

值得关注的是,类似情况并不仅在青岛一地发生。导报记者注意到,除了青港大商中心的股权转让外,去年以来各地大宗商品交易中心股权转让的情况并不少见。如,浙江产权交易所去年12月19日的公告就显示,浙江物产物流投资有限公司有意转让持有的宁波甬鑫大宗商品交易股份有限公司36%的股权,底价1047.49万元。

另外,去年5月,新华浙江大宗商品交易中心与兰溪汇丰贵金属交易市场签署托管经营协议,由新华大宗对兰溪汇丰的各项管理制度及运营模式进行全面整理与改进。浙江省金融办副主任徐素荣曾对此表示,市场主体之间通过市场机制的方式达成合作,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最终促进浙江省要素市场的完善。

“平台的整合、规范,可以解决地方大宗商品交易平台重复建设等问题。”杨春刚对导报记者表示,虽然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经历多次规范整顿,但是部分市场行为不合规、模式体系不够清晰、建设过度等问题依然存在,区域内进行平台整合发展,对大宗商品交易是一个利好。

杨春刚还认为,平台整合后,在政府主导下,若能进一步建立统一的登记结算制度,对于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的发展也会带来更多助力。“在统一的登记结算规则和流程下,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的交易成本会有所降低,风控能力将增强,也能更好地适应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不断创新发展的需求。”

高架桥隔音窗

银浆回收

儿童大型游乐设备

相关阅读